鬼姐姐

赵依依身上穿了件素色大氅,身量纤细单薄,她半屈身跪着,面上一副病容。

盛初月转身,目光落在赵依依身上流连片刻。

这身大氅的皮子她认识,是萧殊煜去西北猎了数月才得手的银狐皮。

秋云挡在盛初月前面,口气不大好:“你们跟来做什么?王妃说了不见你,怎么还像个狗皮膏药甩不掉了!”

那日盛初月有孕的消息一传出,赵依依就拖着病体要来给她请安道喜。

她刚没了孩子,每日都做戏地跑到月兰院前请安,盛初月不见她,让萧殊煜心疼不已,越发不愿来看盛初月了。

赵依依掩面轻咳,声音羸弱不堪:“妾身自知出身卑贱,不配留住王爷的孩子。得知王妃有喜,妾身喜不自胜,求王妃能让贱妾留在身边伺候,权当是可怜妾身那个没出世的孩子……”

说着眼角两道清泪落下,我见犹怜。

“不用你伺候!再说你孩子没了关王妃什么事!”秋云怒斥。

“秋云,”盛初月疲乏地拢拢披风,“我累了,回去吧。”

赵依依的伎俩,她看得出来,却懒得对付,也不屑对付。

她出身名门,眼下无尘。赵依依在这种勾栏瓦舍出身的女人,她看不上。

盛初月淡漠地往回走,却在经过赵依依身边的时候,一把被她拽住了胳膊。

“王妃娘娘!我求您放过我吧!求您给我一条生路吧!”赵依依突然下跪磕头,险些将盛初月拽到倒。

“你干什么!”秋云大叫,“快放开王妃!”

偏偏那贱人力道大的很,手上像箍了钳子,拽住盛初月死不撒手:“娘娘!我什么都不求,你就当我是阿猫阿狗,让我留在王爷身边吧!”

凛冬园边上临着姣湖,冬天湖面上薄冰一层,底下刺骨冰水,若是掉下去得搭进去半条命!

赵依依偏偏在姣湖边上拉拉扯扯,秋云心急如焚,情急之下就拔了头上簪子狠狠扎在赵依依手上:“撒手!王妃跟小世子有半点差错,你有十条贱命都不够死的!”

一簪下去,顿时血流如注。

赵依依到了这种地步还不跟放开盛初月,不顾自己鲜血直流的手,望向盛初月:“娘娘,你就这般容不下妾身吗?连妾身和王爷的孩子也能忍心下手?”

她面上凄婉悲怆,可眼睛里却瞧不见半点伤心难过,根本不像一个孩子刚没的母亲。

盛初月冷漠瞧着她,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“哼。”赵依依冷笑一声,瞥了一眼冰湖,用只有她们两人听见的声音狠厉阴冷道,“我要你

阅读全文

猜你喜欢